<tr id="sqcsc"><optgroup id="sqcsc"></optgroup></tr>
<rt id="sqcsc"><optgroup id="sqcsc"></optgroup></rt>
<sup id="sqcsc"><div id="sqcsc"></div></sup>
<acronym id="sqcsc"><div id="sqcsc"></div></acronym>
<tr id="sqcsc"><optgroup id="sqcsc"></optgroup></tr><acronym id="sqcsc"><optgroup id="sqcsc"></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sqcsc"><small id="sqcsc"></small></acronym>
專題專訪
試劑協會
刊物征訂
技術服務
關于我們
ODS專區
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專訪 > 人物專訪 > 正文

記華東師范大學姜雪峰教授

發布時間: 2018-08-15 08:43:59   試劑信息網

——全球“青年化學家元素周期表”首次出現的中國學者

 

導讀:近期,華東師范大學姜雪峰教授,被第25屆IUPAC國際化學教育會遴選為“全球青年化學家元素周期表硫元素代表”。這位年輕的80后科學家獲得過多項榮譽,中組部“萬人計劃”青年拔尖人才、基金委優秀青年科學基金、教育部“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青年項目、“新世紀”優秀人才和“霍英東”基金、上海市“東方學者”和“科技啟明星”、德國Thieme Chemistry Journal Award、日本ACP Lectureship Award、藥明康德生命化學研究獎等,他是如何獲得這么多國家級和國際級獎勵的?他是如何走上冷門的硫化學之路的?他有著怎樣的信念和責任感?讓我們一起走進姜雪峰教授和他的硫化學的故事。

標簽:綠色硫化試劑;硫化學;過硫化物

 姜雪峰在第十一屆全國試劑與應用技術交流會上作學術報告

姜雪峰被IUPAC評選為“全球青年化學家元素周期表硫元素代表”

綠色化學之路風光無限

高效構建過硫化物及硫代酰胺的合成突破

工業4.0時代的綠色硫化學夢想

 姜雪峰在第十一屆全國試劑與應用技術交流會上作學術報告

據試劑信息網(全國化學試劑信息總站)報道:2017年9月,在第十一屆全國試劑與應用技術交流會上,姜雪峰教授作題目為“綠色硫化試劑”的學術報告,會議由全國化學試劑信息總站主辦、《化學試劑》編輯部和三峽大學生物與制藥學院承辦。姜雪峰教授的報告專業水平高,內容精彩生動。其報告中提到的綠色試劑創新發展,使與會人員受到了極大的啟發,拓寬了新型試劑設計的思路。姜雪峰教授是中文核心期刊《化學試劑》的編委會編委。

                           

華東師范大學化學系 姜雪峰教授

姜雪峰被IUPAC評選為“全球青年化學家元素周期表硫元素代表”

2018年7月12日,在澳大利亞悉尼舉行的第25屆IUPAC國際化學教育會議上宣布,華東師范大學姜雪峰教授被IUPAC遴選為“全球青年化學家元素周期表硫元素代表”。

2019年是國際純粹與應用化學聯合會(IUPAC,1919年成立的世界上最大、最具權威性的化學組織)成立一百周年,同時也是由聯合國確立的“國際化學元素周期表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the Periodic Table of Chemical Elements,簡稱IYPT)。為了慶祝這場化學盛事,IUPAC與International Younger Chemists Network (IYCN) 將以“青年化學家元素周期表”的形式,自2018年7月開始到2019年7月從世界范圍征集提名,通過每月評選,向世界介紹118位優秀青年化學家,并形成一張“青年化學家元素周期表”。入選者將覆蓋與化學相關的多種工作崗位(科研、教育、科普等)和創新領域,代表化學學科在下一個百年的發展方向,體現IUPAC的使命與核心價值觀。

(來源:華東師范大學 新聞中心)

 綠色化學之路風光無限

在上海市科委組織的面向青年科技啟明星、青年千人計劃入選者等群體對高峰學科建設的征求意見會上,姜雪峰教授在發言中提出了“不應盲目跟從國際熱點來確定我們的研究方向”的觀點,這一觀點讓人眼睛一亮。

姜雪峰1980年12月26日出生于甘肅蘭州,是家中獨子,爺爺是跟隨國家“一五”期間蘭煉、蘭化重點工程項目,支援大西北來到了蘭州,父母都在西固區從事與化工發展相關的工作。姜雪峰從小耳濡目染于這樣的“化學化工”環境,“感覺喝的黃河水都帶有‘化學科學’的味道,對化學、化工有一種隱隱的感情”。姜雪峰初中以前上的都是廠礦子弟學校,中考時以全省第二名的成績考入了甘肅省蘭州一中。在高中,他真正接觸到了化學,化學反應中涉及的神奇現象和可解釋的反應機理以及分子轉換可以組成新物質的過程讓他十分著迷,冥冥之中就覺得身體里有某種“化學基因”,骨子里就跟化學有緣,那個時候他就認定了學習化學的目標。

高考填報志愿時,姜雪峰毫不猶豫地選擇化學專業,并且注明學??梢苑恼{劑而專業不服從調劑。當時這種情況很少,因為很多人都不想學化學。這樣的選擇導致他并沒有考到理想中的大學,而調劑到了西北大學化學系,當時父母和一些親朋好友覺得他可以考慮復讀一年再考,但他考慮到雖然學校不夠理想,但專業還是他熱愛的化學專業,而且西北大學的化學研究是十分扎實的,最后還是決定入讀西北大學。日后的事實證明,他當初的選擇是對的,西北大學的老師對學生理論知識的學習和培養非常重視,他四年總成績全年級第一,本科階段的學習為他奠定了扎實的化學基礎。除了學業,姜雪峰的大學生活也十分豐富多彩,他是學院的團總支副書記,這段經歷也歷練了他的組織管理能力、團隊協調能力和統籌兼顧能力。姜雪峰所在的化學學院每年有五六個對外保研名額,可以選擇的院所和學校有中科院上海有機所、中科院大連化物所、中科院理化所等,他咨詢了老師們的意見,再根據興趣,選擇了中科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雖然大學的老師告知有機所讀博會比較苦比較累,但他還是聽從內心,開啟了有機化學的求學之路。由于本科時就以第一作者完成了“sp3碳氫鍵溴化”的工作(后發表于Tetrohedron雜志),因此順利通過了研究生的入學面試。

2003年一進入上海有機所,姜雪峰就感覺到了壓力,因為來到這里的都是全國各地最優秀的化學系同學,而且即將面臨選導師的難題。這是一個雙向選擇的過程,如果不夠優秀,可能就不能進入心儀的導師研究團隊。經過第一年基礎課程的學習和基礎實驗操作的訓練,他有幸進入了麻生明院士的研究團隊。當時,聯烯烴環化和官能化是該團隊非常有特色的研究方向,處于世界領先水平。姜雪峰進入課題組時正是麻院士帶領團隊開拓新的研究方向的當口。在導師指導下,姜雪峰選擇了涉及聯烯的一些可控性環化反應體系作為博士論文的工作。他的博士畢業論文《涉及聯烯的一些可控性環化反應研究》,是一部長達幾百頁的16開打印本。這篇博士論文獲得了上海市研究生優秀成果獎、中國科學院50篇優秀博士學位論文、全國百篇優秀博士學位論文提名獎等。姜雪峰在碩博連讀的5年里共發表了17篇文章,并獲得了多個榮譽,如中國科學院院長優秀獎、中國科學院三好學生標兵、中國科學院優秀學生干部等。

2008年姜雪峰博士畢業時,拿到了世界上多個高校、研究所的Offer,他最終選擇了在加州圣地亞哥的斯克利普斯(Scripps)研究所做博后研究。作為美國頂尖的生命科學私立機構,斯克利普斯研究所的生物、醫學、化學研究在全美名列前茅,研究所里更有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反應方法學和天然產物合成是有機化學的兩大方向。姜雪峰在有機所做了關于金屬催化的系統性研究,出國以后他想在天然產物合成領域進一步學習思考,因此選擇加入被稱為“天然產物合成的King”的尼科拉烏教授(K. C. Nicolaou)的研究團隊。剛進入斯克利普斯研究所時,姜雪峰也跟最初進入有機所一樣,感到了新的壓力,因為都是來自世界各國的精英同學,同時面臨學科領域研究方式的大調。當然,強者匯聚的地方學習和研究的氛圍也特別好。姜雪峰的實驗室在三樓,而2001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巴里·夏普萊斯(Barry Sharpless)的辦公室就在二樓。在這里可以跟世界頂級學者經常見面,可以跟科學的大師探討問題,這樣的環境和條件讓姜雪峰能以世界的高度和視野來重新思考有機化學。此外,研究所的成員會帶著各自的“特色飯菜”在午間進行頭腦風暴,共同突破難題、暢想未來。姜雪峰博士后階段的主要研究方向是高活性復雜天然產物分子合成和化學生物學作用機制。他與團隊成員通過總步驟80多步合成出了具有9個手性中心、含有烯胺不穩定側鏈的十九元環內酯,這是一種從海藻細菌葉柄粘球菌里分離出來,在納摩爾級別具有多種抗癌活性的海洋天然產物,同時它可以通過與肌動蛋白的結合阻止肌動蛋白聚合影響真核細胞的細胞骨架形成。這個十九元環內酯天然產物合成耗時一年半,是世界上首次全合成,并進行了相關化學生物學探究,揭示了十九元單體與三十八元二聚體之間的阻聚效應差別。研究成果2011年發表在了《德國應用化學》(ANGEW)上,姜雪峰的關鍵貢獻以及所起到的作用,讓他成為這篇重要文章的第一作者?!蹲匀换瘜W生物》雜志對這一工作給予了大幅評論,高度評價這個分子高效的匯聚式合成對該類天然產物和藥物探索的重要意義。

2011年,姜雪峰博士后工作即將結束,他面臨著留在美國工作和回國兩種選擇。但他出國前就已經考慮好要回國發展,并且要走學術道路。此時國內發展迅速,不但國家非常支持科技創新,并且相關產業也在蓬勃發展。產業快速發展給學術研究提供了更多的機遇和挑戰,因此他很自然地選擇回國發展,而且最佳選擇是上海。當時姜雪峰的導師麻生明院士已在華東師范大學打造綠色有機化學團隊,姜雪峰幸運地加盟了華東師范大學綠色化學重點實驗室。

惜才如金的華師大在姜雪峰一回國就聘其為研究員,這一職銜與教授同等待遇,包括華師大在內的上海多所高校都設立了研究員崗位,以為那些教齡不足甚至沒有教齡的研究人員提供一種通道,這也是高校在人才政策上的一種突破?;貒淖畛鯉啄昀?,招生、搭建實驗室、選課題選方向等都是必須直面的挑戰。這其中尤其是如何應對選題的挑戰,姜雪峰顯示了他不同一般的見識和能力。姜雪峰把選題視為是今后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工作和目標,而不僅僅是增加幾篇文章和幾個頭銜或榮譽。

深愛化學的姜雪峰骨子里有一種想為化學正名的強烈意識或者說責任感。在他看來,雖然不可否認化學存在安全性和污染性等問題,但不應抹煞其對人類社會發展的重要貢獻,更深層次的原因是人們對化學本質的理解迄今還比較有限,一旦對化學的本質有了更多的了解,很多現在化學的負面效應是可以得到抑制和更新的。目前很多化學界的有識之士正在大力推動綠色化學或者化學過程的綠色化,姜雪峰也是較早意識到這個大背景和趨勢的研究者。也正是基于這方面的考慮,在選擇課題方向時,姜雪峰就把目標定位在如何研究出對環境友好、可持續發展的化學。很快他就想到了從硫著手來切入這個探索,這也就是他這幾年在力推的硫化學。

硫不是熱點,而且還是一種看似被化學家搞清楚的“老”化學??墒墙┓逭J為硫是看似清晰,但深度思考時問題棘手,未來核心產業需求廣闊。硫通常被認為是“有污染”的化學,有惡臭,易氧化、毒化金屬,但其實硫在人類發展中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如血紅蛋白就是硫鐵鍵結合傳輸氧氣的重要生命分子,DNA中廣泛存在的二硫橋鍵成為形成其二級螺旋結構的重要因素,有機硫也是抗菌消炎抗腫瘤的功臣,著名的抗菌素青霉素、頭孢等藥物里都有硫結構。也就是說,一方面硫至關重要,但自身卻存在較多棘手問題,也是因為后者,世界上專門系統性研究硫化學的課題組非常少?;谏鲜鲈蚝涂紤],姜雪峰覺得這應該是當代化學需要直面的問題。他決定迎難而上,切入點首先是解決硫惡臭的問題。通過從無機硫向有機硫轉化的理念,引入高附加值功能分子,再逐一解決水相轉移、可見光催化、氧氣氧化方式等問題。姜雪峰課題組已在實驗室以及放大規模的實驗中大幅降低甚至基本克服了硫的惡臭、易氧化和毒化金屬催化這些長期困擾化學的老大難問題,這也為低附加值的硫元素轉換成高附加值的功能分子奠定了基礎。

目前,由姜雪峰研究團隊開創的硫化學研究已經逐步成為研究熱點,相關的論文也開始多起來,一些企業也在采用姜雪峰他們研制的硫化試劑和硫化方法做藥物修飾和藥物發現,實際應用進一步證明這種硫化試劑穩定、安全、無毒、無害,幾乎沒有惡臭。含硫藥物的合成工藝也在進一步優化中,下一步是建立產業化。2015年,美國化學會邀請姜雪峰擔任泛太平洋硫化學會議的共同主席,這一舉動也表明中國學者對硫化學的開拓性研究得到了國際同行的認可。

(來源:世界科學—今日啟明星2017.10.29)

高效構建過硫化物及硫代酰胺的合成突破

2015年姜雪峰課題組報道了以兩種廉價無臭的含硫“無機鹽”亞磺酸鈉鹽(RSO2Na)和硫代硫酸鈉鹽(RS2O3Na)為原料,通過價態歸中策略構建過硫(Chem. Commun., 2015, 51)。2016年又發展了一類新型穩定無臭雙硫化試劑(RSSAc),通過與各種金屬試劑發生氧化偶聯構建非對稱過硫分子(Angew. Chem. Int. Ed., 2016? 55)。2018年再次在《自然-通訊》(X. Xiao, J. Xue, X. Jiang, Nat. Commun., 2018? 9) 上報道了第三代新型的親電過硫試劑(RSSOMe),通過該試劑可以方便快捷地獲取非對稱過硫(R1SSR2)化合物。第三代新型的親電過硫試劑(RSSOMe)可以用于溫和條件氮雜過硫(R1R2NSSR3)以及三硫(R1SSSR2)化合物合成,實現一系列天然產物、藥物、生命單元分子(糖、氨基酸、寡肽、維生素、磺胺藥物)的后期修飾,為新型多硫藥物的發現提供了重要途徑。

同時還圍繞新型硫化試劑,發展與硫轉移反應的系統性建立。先后實現分子內硫轉移(Org. Lett. 2013, 15)、分子間硫轉移(Org. Lett. 2014, 16)、轉胺為硫(Org. Lett. 2014, 16)、水相硫化(Chem. Commun. 2015, 51)、光致硫化(Chem. Eur. J., 2015, 21)、氧化硫化(Chem. Commun., 2015, 51)、硫酰胺化(Org. Lett., 2016, 18)、插羰硫化(Org. Lett., 2016, 18)、硫碘交換(Org. Lett., 2016, 18)、硫碘插入(Chem. Commun., 2017, 53)、調控硫化(ACS Catalysis, 2017, 7)、硫代內酯(Org. Chem. Front., 2018, 5)、光介導硫(Chem. Asian J., 2018, 13)、碳氫硫化(Chin. J. Chem. 2018, 36)、含硫多肽(Chin. Chem. Lett., 2018,29)等硫化新方法,可以經濟性、高兼容性地對藥物進行無官能團保護的直接后期硫化修飾,方便快速地得到含硫類藥物分子庫。

(來源:華東師范大學 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2018.06.21)

硫代酰胺(Thioamide)結構作為重要的結構單元廣泛存在于藥物和天然產物分子中。與此同時,它還是構建各類含硫雜環(如噻唑、噻唑啉、噻唑酮等)最重要的前體之一。然而,多年來的傳統構建方式都是運用成本較高、原子經濟性較差、穩定性較低、具有較大氣味的勞森試劑,一些依托于底物的改良方法也都無法全面實現烷基硫代酰胺的制備。因此,如何高效、綠色、多樣性地合成硫代酰胺類化合物一直是有機硫化學家們共同奮斗的目標。

華東師范大學姜雪峰教授課題組一直致力于運用無臭、穩定、廉價的無機硫構建各類功能有機硫結構。最近,他們再次運用硫原子轉移(SAT)策略,選擇硫化鈉為硫源,與醛和甲?;吩谘趸瘎┳饔孟?,在水中同時實現烷基和芳基硫代酰胺類結構的高效綠色化構建。相比于傳統的勞森試劑,該策略原料廉價易得、溶劑綠色環保、反應操作簡單、條件相對溫和、底物普適性廣、產率較高、官能團兼容性良好,且成功實現了多種手性天然醛及藥物分子的后期硫代酰胺化(Late-stage Thioamidation)。對照實驗進一步揭示了亞胺中間體過程,硫化鈉在體系中即作為硫源又作為堿,這為后續硫原子轉移構建碳硫雙鍵奠定了重要參考基礎。這一研究成果發表于(Org. Lett.)上。

(來源:X-MOL資訊,2016.03.25)

工業4.0時代的綠色硫化學夢想

———藥明康德專訪姜雪峰教授

藥明康德:硫元素與硫化物質對于生命演化有哪些重要意義?

姜雪峰教授:硫化學對于生命本源的探索有非凡的意義。自然界與銀河系的硫化物豐度并不算高,生命體卻能將各種形態的硫富集:硫元素并不是生物大分子的主要成分,卻與碳、氫、氧、氮、磷元素構成了人體中六種最為重要的常量元素。硫元素之所以成為重要的生命元素,是因為其在核酸和蛋白質分子形成、血氧傳輸、人體能量代謝等大量生命現象中的生化反應中充當還原劑、穩定劑。

自然界存在硝化菌、鐵細菌、一氧化碳細菌等多種無光合作用的自養型生物,但它們都無法支撐獨立的生態圈群落。至今,人類只在海底熱泉的火山口,發現完全以硫化細菌為食物鏈基礎、與光合作用生態圈迥然相異的生命體系。很多學者形成的共識是生命的初始舞臺誕生于極端的地質環境,因為一馬平川的環境很難產生劇烈的物質轉化與化學反應,只有星球撞擊、板塊運動、地震火山才能孕育豐富的地貌與生命的火花。而海底熱泉的極端生態,很可能與地球形成的早期環境類似,無疑是我們探索生命本源的極佳樣本。

硫元素對于人的飲食健康也非常重要。榴蓮、洋蔥、大蒜這些有著“怪怪味道”的果蔬富含硫化物,其實是大自然因地制宜賜予人類的保健品,可殺菌消炎、活血化瘀、促心肺功能、抗血管老化。比如,有兩種重要的硫化物,具有強大的解毒和免疫調節作用:二甲基砜(MSM)對于鎮痛消炎、疏通血管、促進膠原蛋白合成、促進糖類物質代謝具有重要作用;含有硫巰基的谷胱甘肽(GSH)則具有廣譜解毒功能,也是人體細胞內最重要的抗氧化劑,可通過持續清除自由基的方式,保護眾多含巰基蛋白酶的活性。

藥明康德:請您介紹一下人類應用硫化學的歷史和現狀各有哪些亮點。

姜雪峰教授:單質硫磺作為一種重要化學材料,很早就被人類發現并使用,起初應用于熏香漂白、洗發去屑。中西方許多著名溫泉中都富含硫磺,古代西方一些公共浴池也直接利用硫磺消毒。中國早在先秦時代就開始開發天然硫磺礦藏,用于四大發明火藥的制造。

如今,人們更加認識到硫元素價態豐富,可形成結構多樣的化合物。硫化物是當代許多暢銷藥物中不可或缺的成分:小分子藥物合成中,含有硫元素的基團是抗擊不少病原體的活性位點,比如青霉素、頭孢、磺胺類藥物具有廣譜抗菌作用。同時,過硫鍵廣泛存在于生命體中,和青蒿素中的過氧橋一樣具有多種生理功能,也具備抗真菌、病毒、原蟲的潛在藥用價值;過硫鍵還是抗體偶聯藥物(ADC)中常用的連接子(Linker),以綴合大分子抗體與小分子細胞毒性藥物,形成對腫瘤靶細胞的選擇性殺傷作用。

藥明康德:您認為研究和發展綠色硫化學的挑戰與機遇有哪些?針對無機硫替代有機硫的綠色試劑,您的團隊還提出了新穎的“面具策略”,請您介紹一下。

姜雪峰教授:不少硫化物(比如硫巰基化合物)散發強烈的刺鼻惡臭,雖然沒有讓所有化學家望而卻步,但確實使硫化學的發展、應用和生產受到嚴重阻礙。其實,由于硫的孤對電子化學性質活潑、價態豐富,也導致易氧化、容易使金屬催化劑失活并終止催化循環,這些都是橫亙在硫化學研究者面前的嚴峻挑戰。但硫元素對于生命活動、醫藥和化工研發意義重大且前景廣闊,我們應有的社會擔當就是要在現階段介入相對初級的研究項目,從而開拓未來的科學新領域和產業新方向。硫化學研究一旦解決相關的棘手科學問題,就可以同時實現兩方面的突破。

從無機硫到有機硫的轉換看似簡單,但要跨越較多障礙,硫醚、過硫、亞砜、砜、磺胺等化合物的合成都需要不同的價態思考。我們努力針對不同類型的重要含硫有機物,設計建立幾類多功能硫試劑,并建立起試劑的多樣性使用規律,系統地打造綠色硫化學轉化體系中的所有硬件和軟件。我們希望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目前已經完成了某些“路基”的鋪設,希望未來這條綠色反應體系的康莊大道能被世界學界和產業所銘記。

面具策略的主旨即在硫化物反應底物上引入一個“面具”基團,恰到好處地控制該底物的多樣性反應活性??梢栽跀盗可峡刂啤皢瘟颉?、“雙硫”、“三硫”、甚至“四硫”的引入,還可以在氧化態上控制引入“硫醚”、“亞砜”、“砜”,針對多官能團藥物修飾的不同需求產生“親核硫源”、“親電硫源”、“自由基硫源”的多樣性功能,以滿足不同藥物的合成與修飾需求。我們繼續運用“面具”理念,將作為“面具”基團的SO3分子引到裸露的巰基上:SO3分子可對硫原子上的孤對電子產生吸電作用,弱化硫對金屬催化劑的毒化作用(電性要求);SO3分子的大位阻還可掩蔽硫電子軌道并避免其氧化自偶聯(位阻要求);再者,SO3分子的電子共振效應可調節硫原子電子流向(共振要求)。這一概念利用無臭綠色硫化試劑,為過渡金屬催化的硫化學帶來了一系列新特性。

藥明康德:這么看來,單獨硫原子引入的一些瓶頸問題已經有了較好突破,那么你前面提到的其他形式的硫呢?

姜雪峰教授:舉一個“過硫試劑”的例子:傳統過硫鍵構建兩個硫原子分別來自兩種不同的反應對象,不僅限制反應效率和適用范圍,還帶來諸多硫巰基氧化不兼容、毒化金屬催化的問題。我們團隊至今已經設計了四代過硫化試劑,不同的“面具”讓它們各自分別擁有了不同的屬性。然而新的矛盾又再次出現:硫硫鍵鍵能遠低于常見的其他化學鍵鍵能,反應活性極高,此時如何“保持弱鍵,斷裂強鍵”便成了試劑成功使用的另一個挑戰。運用“面具”的電子、立體以及偶極性質,依據動力學與熱力學的交互調控,即可如我們所愿高兼容性引入敏感而有用的“雙硫”。

最近,我們又在過硫結構的外端成功的裝上OMe這個新型的“面具”,從而反轉了電性,獲得了更為廣譜的親電過硫試劑。隨后的試劑使用探索表明,該類試劑可在非常溫和的條件下與各類功能分子作用,獲得與碳親核試劑、氮親核試劑、硫親核試劑的多樣性偶聯,實現了多種天然產物和藥物的后期修飾,建立了豐富的多硫結構化合物庫。這一過硫試劑的設計與建立,為更廣闊的多硫生命現象解釋和多硫藥物發現開辟了一條快速通道。期待著“硫循環”藏寶圖的全面展開。

利用多種策略,我們還對許多藥物進行了無官能團保護的直接后期硫化修飾,從而篩選出多發性骨髓瘤藥物來那度胺的硫化衍生物,活性遠高于來那度胺本身,且可以應用于對來那度胺無效的淋巴瘤細胞,目前該化合物正在做進一步生物利用度評價。

藥明康德:工作之外您還有哪些愛好?對學習科研有哪些正面的促進效果?

姜雪峰教授:我喜歡跑步,長跑會帶來獨特的靈感思辨和感恩頓悟,全年無休風雨無阻地奔跑,在四季變換中感受天地自然的饋贈,冥想每個課題的困惑,感恩父母師友的激勵。痛苦與挫折都是生命的張力,只有酸甜苦辣摻拌才是真實豐滿的人生。不論平凡的你我還是閃亮的名人,都有自己的壓力和挑戰,只要盡力就已足夠。

在一場又一場馬拉松的較量中,一時的快慢和名次并不重要,每一個驛站都是人生的積淀。所以,堅持不懈而不輕言放棄,不應冒進卻要步步為營:有時候當你為某一個科學問題朝思暮想卻無法突破,貌似讀書百遍又回到原點,然而每一次你回到原點的高度都會有所不同,許多科學突破正是通過這種螺旋式的上升來實現。在科研攀峰的過程中,我們既需要不斷制定明晰切實的小目標,也要珍視每一個靈感并在細節上保持耐心和平常心,即使小失敗也可能是通往成功的道路。

藥明康德:綠色化學的發展面臨哪些挑戰?您對硫化學的未來有哪些激情的暢想?

姜雪峰教授:化學工業為社會進步做出了巨大貢獻,然而一些生產帶來的污染和安全風險也日益受到關注。大家對化工產業缺陷的關注需要理性看待,對缺陷的批判正是推動社會進步的重要因素??茖W發展是循序漸進的,創造物質的化學挑戰人類智慧與耐力的極限,要實現全面清潔和安全的合成體系需要不斷地積累和沉淀。

有機合成從19世紀發展至今,逐步走向成熟的過程卻仍然存在諸多瓶頸問題亟待解決?;瘜W家幾乎可以制備出所有人類想要的小分子,然而與功能性相伴的卻是污染與安全風險兩個痛點。如果我們為了合成某種藥物去治療100位癌癥病人,而導致環境污染使1000位健康人面臨患病風險,那一定不是可持續發展之道。其實社會經濟發展從粗放到集約的轉變,正需要青年科學家重新審視合成化學的新需求。

多年來試劑綠色化和步驟經濟化始終是我們團隊的宗旨,希望能夠最終構建從無機硫向有機硫轉化的綠色硫化學體系,實現我們對“硫循環”的全面系統的理解,為打造工業4.0時代的環保無污染的醫藥生產鏈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來源:藥明康德報道,2018-06-06  試劑信息網編輯pzn)

 

美高梅集团官网-美高梅集团官网-开户专线